易宪容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

所在机构
详细信息
出生地:中国

人民币汇率水平应该在哪里?

2017-09-14 10:00     

一般来说,汇率问题,应该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汇率制度、汇率形成机制、汇率水平。汇率制度是指出一国货币的汇率是通过什么的汇率制度来安排,比如完全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及完全固定的汇率制度。这两者为两个极端,目前全球各国的汇率制度基本上是或为其中一端,或在这两者之间。汇率形成机制就是一国货币汇率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形成,市场的方式或管制的方式。汇率水平就是一国货币与另一国货币的名义价格。比如人民币对美元的兑换价格是多少。就现实的市场来说,在汇率制度和汇率形成机制既定的情况下,确定人民币汇率水平在哪里,对中国经济各项目标实现是十分重要的。

可以看到,今年以来,人民币贬值预期开始转变,特别5月份,中国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加入“逆周期因子”之后,人民币更是一波接一波升值之浪。在6月下旬人民币的第一波升浪中,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由6.8跃6.7区间;从8月到9月8号人民币第二波升浪中,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连续突破6.7、6.6、6.5三大整数关口,进入6.4时代。特别是在9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幅上涨了237基点,报6.5032,实现了“11连涨”,一度上升到6.4425,创下2016年5月12日以来最高。

面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如此迅猛上涨,不仅远脱离的市场预期,而且中国央行也已经感觉到十分突然。对此,9月9日央行不得发布文件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的政策,即《关于调整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內代理行存放存款准备金政策的通知》和《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通知》。按照通知,境外人民币业务参加行在境内代理行存放存款准备金从即日起取消,外汇风险准备金也于9月11日起从20调整为零。央行这些政策的出台,就是明确地向市场表示,政府不希望人民币过度单边升值。

央行出台抑制人民币单边升值政策后,9月12日又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280点子至6.5277,结束人民币的“11连升”,并创下1月9日来最大下调幅度。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继星期一大跌622点子后,9月12日低开256点子,盘中低见6.5495,收盘报6.535,跌幅0.17%;全日汇率在6.5495至6.5265之间波动。离岸人民币盘中也曾跌破6.55关口,其后跌幅收窄。9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基本上保持了稳定。

可以看到,5月底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强势,一是美元这个阶段过于弱势,使得非美元货币全面升值。人民币也随之升值,与其他非美元货币相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幅是较小的。今年以来,欧元对美元升值13.12%,澳大利亚对美元10.28%,而人民币对美元升幅只是6%左右。由于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来说都普遍升值,所以相对于一篮子货币,人民币并没有显著升值,而是保持了汇率的稳定。这可以从CFETS央行货币篮子、BIS篮子及SDR篮子的汇率走势看出。

二是2016年以来,为了维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央行出台了一系列的外汇管制及外汇制度改革的政策,而这些汇率政策作用的释放,也是近期人民币汇率强势升值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严格的外汇管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国内资金外流,让人民币汇率保持了企稳;而逆周期因子作用,则成功扭转人民币贬值预期。这不仅抑制了人民币换汇需求,减弱甚至抑制本国资金流出,也会吸引国内企业在海外资金重新返回国内,推动人民币汇率升值。

现在问题是,央行为何要突然抑制人民币汇率的单边升值?人民币汇率的价格水平在哪里更为合适?可以说,就当前的市场环境及国家发展战略来说,维持人民币汇率的持续稳定最为重要。因为这是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及推进中国的“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一个前提条件。如果人民币汇率不能够企稳,甚至于贬值,那么在国际市场,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都是不愿意持有一种将可能贬值的货币的。所以,人民币汇率的企稳及稍微升值则当前人民币汇率水平在哪里的一个重要选择。

不过,人民币汇率也不可持续快速的单边升值。因为,尽管汇率的问题并不是进出口贸易增长与否必要条件,当前国际市场上的外汇交易95%以上与实质性贸易的资金流向无关,完全是一种金融化交易行为,但名义汇率水平又直接影响到进出口企业的利润。如果人民币汇率短期内过度快速升值,出口企业根本来不及找到应对方式,这可能导致一些出口企业倒闭破产。这不仅会冲击国内出口,也会冲击国内就业市场。同时,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也会导致大量的外国资金及国内企业海外的资金重新回流到中国,并可能进入泡沫吹得巨大的房地产市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问题有可能进一步恶化等。同时,不稳定的人民币除了成为炒作工具外,其信度也会大幅下降。

所以,就当前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变化巨大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水平应该在哪里,是中国央行必须反复权衡的问题。即汇率作为一种国家之间的利益博弈,如何保证国家利益最大化,确定人民币汇率水平是一个十分重要问题。而人民币汇率水平的确立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确定一个定位锚,然后在这个定位锚的基础上不断试错及企稳,这样才能够找到适合经济发展需要的人民币汇率水平。也就是说,如果能够在加快汇率制度改革的基础上,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为市场化,让人民币汇率形成有更大的弹性空间。估计这是中国央行当前最要做的事情。

相关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