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所在机构
平安证券

平安证券

平安证券,1991年8月,平安保险公司证券业务部在深圳成立。
详细信息
出生地:中国

中国普惠金融这五年深入人心

2017-10-20 14:29     

传统金融是高大上、白富美的象征,普惠金融是草根金融、民生金融。中国金融转型升级,就是要从传统金融格局走向普惠金融通道,让全社会共享金融资源与金融服务。

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是联合国在“2005小额信贷年”宣传时首次采用的词汇。其基本含义是:全方位有效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传统的金融体系主要为大企业和富人提供金融服务,而普惠金融(小额信贷或微型金融)则为贫困、低收入人口和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

只有每个人拥有金融服务的机会,才能让每个人有机会参与经济的发展,才能实现社会的共同富裕,建立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为此,金融体系必须进行创新,包括制度创新、机构创新和产品创新,我们必须在法律、政策及监管层面设定适当的空间,允许新建小额信贷机构或微型金融的发展,同时鼓励传统金融机构开展小额信贷业务,从而促进普惠金融体系的建立。

2011年中国修订中小企业划型标准,首次有了“小微企业”的官方概念与量化标准。这是一次政策观念上的革命,也是中国普惠金融从概念走向现实的前奏曲。此前,中国金融(无论是间接金融,或是直接金融)服务重点,要么是国企、大中型企业,要么是高收入者(富人)。然而,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国内重化工业产能过剩问题突显出来,银行的许多大客户(包括国企和大中型企业)成为产能过剩的受害者,家庭和小微企业开始成为银行潜在的、有价值的客户。这是对银行“优质客户”传统标准的一次颠覆。

2012年4月1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健康发展的意见》,俗称“小微企业29条”,这是继小微企业的官方概念出现后,国务院第一次作出全方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安排,其中五条是“努力缓解小型微型企业融资困难”,包括落实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发展的各项金融政策;加快发展小金融机构;拓宽融资渠道;加强对小型微型企业的信用担保服务;规范对小型微型企业的融资服务。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胜利召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启了又一个“30年改革开放”的新征程、新辉煌。下一个30年不同于前一个30年。始于1978年的第一个30年改革开放,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丰功伟绩,其一,我们成功地实现了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转型;其二,我们基本上解决了13亿人口的温饱问题;其三,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改革开放的第一个30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做大蛋糕”。为了打破计划经济的“大锅饭”、“平均主义”传统观念与思想,我们主张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一政策主张极大地调动了中国人民的积极性、创造性与主观能动性,并使我们赢得了长达30年、年均10%的经济高增长,它创造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奇迹。然而,粗放式、外延型、总量扩张的经济增长模式,也让我们付出了高能耗、高污染、产能过剩的巨大代价。

站在上一个30年与下一个30年交替的十字路口,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首次做出了“新常态”的历史研判,上一个30年我们解决的是“蛋糕做大”的问题,下一个30年将要着手解决“蛋糕切分”的问题,如何提高经济增长质量,让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并让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与此同时,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与经济大国,如何从大变强,成为有实力、有担当的负责任大国?也是下一个30年我们必须用行动来回答的问题。

为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系列重大战略部署: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五大新发展理念;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坚持五大政策支柱思路;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深化创新驱动;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2013年中国普惠金融的真正“元年”。这一年发生了诸多大事,创造了无数奇迹,无论从法律与政策层面,还是从小微融资与草根理财层面,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3年6月1日,新修订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正式生效施行,该法首次赋予“私募基金”合法地位,这为大众理财提供了无限的想像空间。从此以后,中国的私募证券、私募股权(PE)及私募创投(VC)如雨后春笋、茁壮生长,并与公募基金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互发展。从公募基金到私募基金的扩张,是中国基金业践行普惠金融理念的一场革命。

2013年7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俗称“金十条”,其中,有三条都是有关普惠金融的政策安排:“三、整合金融资源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四、加大对“三农”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五、进一步发展消费金融促进消费升级。”

2013年8月8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俗称“小微企业金8条”。意见明确指出: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生力军,在稳定增长、扩大就业、促进创新、繁荣市场和满足人民群众需求等方面,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加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是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和稳定就业、鼓励创业的重要内容,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这是国务院首次从战略高度作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政策安排,这标志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普惠金融时代的到来。

2013年6月,阿里巴巴支付宝的延伸产品——“余额宝”横空出世,它带来了中国金融生态的三大巨变:其一,中国货币基金从无名小卒走向基金老大的地位。过去中国货币基金净值多在两、三千亿之间徘徊,但余额宝让天弘基金一夜成名,而且成为了中国规模最大证券投资基金。2017年6月底,中国公募基金总净值约10万亿元,而货币基金竟占5万亿元,这是余额宝革命带给中国货币基金的新生。其二,余额宝便利的理财功能,唤起了草根理财的意识与积极性,数以亿计的支付宝用户率先成为草根理财的主力军,从此,草根理财开始深入人心。其三,余额宝的小散资金的聚合能力及理财功能,有效打击了中国传统金融“高大上”、“白富美”的优越心态,它让传统金融低下高昂的头,并主动降下高贵的身价,积极服务于基层小微及普通平民。这也是一场普惠金融的革命。

2013年下半年,中国要死不活的P2P,在余宝额的魅力感召与人气鼓舞下,开始引入上市公司、银行和国资等战略投资者,结果是P2P东山再起,并以惊人的速度野蛮生长,甚至出现了不少P2P欺诈、倒闭、失联、跑路的乱象,从而引发了互联网监管的创新与升级。

正是以余额宝代表的“宝宝们”,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以及各类资产管理业务与产品的不断创新,猛烈地冲击着传统金融机构与固有金融生态,进而促进中国金融资源的重新整合与金融创新,同时它也倒逼着金融监管的创新与跟进。这是普惠金融的功劳。

2014年2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3年度涉农和小微企业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有关事项的通知》(银办发〔2014〕36号),从中小企业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平稳过渡到小微企业信贷政策导向效果评估,加强了评估工作的有效性和针对性,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着力改进和完善“三农”、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这是央行推行普惠金融政策的一个重要信号,同时也为未来的“定向降准”常态化提供操作指南和依据。

在货币存量(M2)庞大,货币供给总量受限的情况下,为了缓解区域性、结构性融资短缺,2014年4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4年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与设立在城市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相比,法人在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涉农贷款比例较高,支农力度更大。此次对这些县域农村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率进行结构性调整,有利于有针对性地增强其财务实力,提高其支持“三农”发展的能力,起到引导信贷资源更多流向“三农”和县域的正向激励作用,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

2014年6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4年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对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也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按照央行制定的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也就是说,涉农和提供小微企业贷款的绝大部分金融机构,都降低了存准率,增加了可贷资金。

2014年7月,中国首批民营小银行获批设立。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银监会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其目的是为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促进民营银行持续健康发展,为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三农”和社区,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更有针对性、更加便利的金融服务。截止2017年10月10日,在银监会批准筹建的17家民营银行中,已有16家正式开业。

截止2014年7月底,共有270家非金融机构取得央行发放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依法接受中国人民银行的监督管理。其中,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支付机构崛起,它为境内外网购及大众消费提供了极其便捷高效的支付手段和工具,尤其是以手机为终端的“中国版”移动支付风靡全国、走向世界,它让普惠金融思想更加深入人心,并化作全民的实际行动。为此,网购、支付宝、高铁、共享单车被誉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得到了世界的高度公认与点赞。

2014年9月10日,2014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李克强总理首提“大众创业”。一周后,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扶持,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增长引擎从大企业的产能扩张转向小微企业创业创新驱动,为之服务的各类微型金融、普惠金融应运而生、茁壮成长。

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市场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其实,早在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发展普惠金融。

2015年12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该通知首次对“普惠金融”给出了中国官方的定义。普惠金融是指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是当前我国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有利于促进金融业可持续均衡发展,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助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增进社会公平和社会和谐。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发展普惠金融。为推进普惠金融发展,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增强所有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对金融服务的获得感,特制订本规划。

2015 年 12 月 9 日,中国养老金融 50 人论坛(China Ageing Finance Forum,CAFF50)在北京正式成立。论坛成员由政界、学界和业界具有深厚学术功底和重要社会影响力的人士组成,致力于成为养老金融领域的高端专业智库,旨在为政策制定提供智力支持,为行业发展搭建交流平台,向媒体大众传播专业知识。论坛的使命为:推动我国养老金融事业发展,促进我国长期资本市场完善,推进普惠养老金融建设,践行改善民生福祉的社会责任。这是中国第一家有关养老金融研究的民间组织,它将普惠金融的理念首次导入中国养老服务业。

2016年3月21日,为进一步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促进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人民银行、民政部、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日前联合印发了《关于金融支持养老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银发〔2016〕65号)。这是官方对“养老金融”的首次政策界定,它标志着拥有2亿多老年人口的中国,首次将养老服务纳入了普惠金融覆盖的范围,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件。

2016年9月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这是证监会党委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和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精神的重要举措。该意见明确指出,为支持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帮助贫困群众稳定脱贫,证监会对贫困地区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新三板挂牌、发行债券、并购重组等开辟绿色通道。这项改革举措俗称“IPO扶贫”。

2017年5月3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推动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聚焦小微企业和“三农”等提升服务能力。截止2017年6月20日,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都于近期在总行层级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

2017年6月26日,由国家开发银行牵头主承销的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专项扶贫超短期融资券成功发行,募集资金25亿元,全部用于归还起始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扶贫高速公路项目借款。这是全国首单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扶贫用途的专项扶贫债务融资工具,同时也是目前市场上发行金额最大的扶贫债务融资工具。

2017年7月28日,由中国银行山西省分行独家承销的山西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专项扶贫债券正式落地,该债券发行金额5亿元,主要用于支持吕梁、忻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和革命老区的公路项目建设。这是全国第二单专项扶贫债券,也是全国首单商业银行支持的专项扶贫债券。

根据WIND数据库统计,自2016年至2017年8月末,债券募集资金用途涉及扶贫项目的债券共332只,发行规模20245.44亿。扶贫债主要由地方政府负债与政策性银行债券两大类构成,前者共244只,募资15772.44亿元,后者共83只,募资4446亿元。

截至2017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643家,贷款余额9608亿元,其中,小微、三农贷款约占60%。截止2017年9月底,P2P网贷平台共计2004家,贷款余额为11456.64亿元。

2017年9月27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在狠抓现有政策落实的同时,采取减税、定向降准等手段,激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一是从2017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31日,将金融机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政策范围由农户扩大到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享受免税的贷款额度上限从单户授信10万元扩大到100万元。二是将小微企业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月销售额不超过3万元的小微企业免征增值税两项政策优惠期限延长至2020年。三是推动国有大型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在基层落地,对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及农户生产经营、创业担保等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并适当给予再贷款支持。支持扩大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发行规模,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四是大力支持发展政策性融资担保和再担保机构,尽快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推动省级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向市县延伸,3年内建成覆盖省、市、县的政策性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对符合条件的小微农业企业融资发展予以支持。五是适度放宽对创业担保贷款贴息申请人有关商业贷款记录的限制条件,简化抵押权续期登记、不良资产处置等流程。加快金融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应用,帮助小微企业及时便捷获得金融服务。这是普惠金融政策的再次升级。

三天后,央行再次定向降准,并首次明确定向降准的目的是助推普金融。这既是定向降准政策的转型升级,更是普惠金融推广的升级换代。

相关文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